【艾薇】2020 大考之年 — 一步

【艾薇】2020 大考之年

2020年对我来说是个大考之年。也许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点,它确实考了,也悄悄打分了。

据说高考那年人会进入人生巅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并不是考试型选手,无论学习能力多强,平时成绩多好,一到重要考试就掉链子。既然无缘那些可以拿出来往脸上贴金的证书,一路走来我喜欢什么就了解什么,一不小心就聚沙成塔了。

2020年的大考是开卷试,不限时且没有标准答案,没有监考官,没有评卷老师,没有成绩排名。全年考下来,我越考越顺手、越考越兴奋,完全进入以考代练的状态。

新冠疫情

大自然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出题官。轻轻抛出“新冠疫情”这个题目,就把考生考到七零八落。

要考好这个试,语文一定要过硬。快速浏览能力一定要强,要不然排山倒海的资讯随时会将你淹没;阅读理解能力一定要强,要不然新情况出现了你可能还在消化之前的旧信息;分析能力一定要强,要不然被大V牵着鼻子人云亦云还自以为掌握了内幕消息;判断能力一定要强,要不然参与了以讹传讹还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相……

要考好这个试,政治一定不能差。不搞清楚中央集权制和地方分权制、不弄明白单一制(中国、法国、日本……)和复合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不够了解多民族国家(中、俄、印度……)和民族国家(朝鲜、日本、冰岛……)、不深刻体会移民国家和非移民国家、不知道君主制和共和制,可能连看个新闻也稀里糊涂。老人家在新闻里一听到特朗普有个什么决定马上很紧张,但完全不可想像很多事情作为总统的他也只能是说说而已。

要考好这个试,地理同样不能差。你必须能随时随地从脑内调出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别人说出一个国家与地方,你必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它在地图上的哪一个位置。意大利告急时,德国的反应为何这么迅速?绥芬河、满州里、瑞丽为何会确诊病例爆发?地图马上就可以给你答案。

要考好这个试,历史必须不能差。中国拥有三千年的尊古崇权威文化,世世代代有积谷防饥的习惯,政府要求戴口罩、家居隔离,大家乖乖照办。不自由毋宁死的老外、习惯今朝有酒今朝醉甚至寅吃卯粮,要他们配合政府的隔离政策,手停口停的他们真的做不到。各国政府对自己国民的了解,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历史学得好就不会纠结人家为何不“抄”作业了,他们确实抄不来。

要考好这个试,生物再好也不嫌太好。新冠病毒是什么?疫苗是什么?群体免疫又是什么?疫情起因是什么?作用原理是什么?解决思路又是什么?生物学得越好越主动。

要考好这个试,数学很重要。孤立地看确诊数、死亡数是不够的。你还需要计算人口密度、确诊率、治愈率、死亡率,还要分析对比急诊室病床数、呼吸机的数量、抗疫措施出台后的数据变化……然后画图表、找规律、预测趋势。如果数学不够好,别人把相关数据资料帮你做好,你也可能依然想不通点不明。

要考好这个试,物理也不能拉后腿。病毒看不到摸不着,除了人传人还通过物体表面传播,这都不算,还有“气溶胶传播”。物理不好的话,你可能还以为气溶胶与阿胶、桃胶一样是补品呢。

要考好这个试,化学同样重要。清洁剂、消毒液的配制和使用,简直就是化学考试里的操作试。消毒液、84、酒精有什么区别?使用有什么注意事项?如何配比才安全合理?满满的化学基础知识。

要考好这个试,英文是拉分科目。英文好你可以看很多一手资料,你可以更全面地了解局势,而不会被有立场的媒体断章取义左右你的认知。

以上这些都是高考前我们必学的科目,大家一起学一起考,不容易拉开差距。然而今年的考核不但考个人,还考以家庭为单位的团队。过去十多年的厚积薄发让我们的小家庭大家族在考试中脱颖而出。

爸妈公婆四老加起来超过三百岁,十多年前教会爸爸使用网络、前几年教会四老熟练使用智能手机,让他们成功避免了被后疫情生活淘汰。因为能第一时间获取疫情信息,家中老人及时取消所有春节的活动,并积极响应国家家居隔离的号召。因为熟练掌握网购、手机支付,他们很快就顺利过渡到新生活,完胜大部分的同龄长者。

儿子独自一人在英国抗疫,当其它留学生及家长被英国的“群体免疫”吓到魂飞魄散时,他能冷静地审时度势决定留英完成毕业的一系列任务。全家族尊重他的决定,用关怀和鼓励代替用国内负面新闻对他狂轰滥炸,最后儿子顺利完成了三年的本科课程如期毕业。考虑到大环境不好自我增值机会成本最低,他当机立断改变先工作再读研的计划,通过快速通道成功申研,并无缝对接了留学签证。儿子的处变不惊和内心强大,让他在最艰难的2020年如愿以偿,这也狂加了我们的团体考核分。

机会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疫情也不会亏待做事有计划、善于时间管理的人,例如我的另一半。他就在这个漫长的“坐月子”假期里,找到了新的兴趣点,顺利入门新领域。为了吃喝拉撒而活着只能算是生存,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而活着,那才叫生活。疫情让我们停下来思考:金钱只能算是生存手段,不应该作为生活目标。如果没有生活目标,恐怕某天会穷到只剩下钱。另一半的华丽转身,出乎意料的给我们的考核锦上添花。

无用之用

前九年看过我年度回顾的人都应该发现,我特别善于做无用之事,2020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2020年我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窍般学什么都如鱼得水。前几年那一大堆无用之事,其实都是在打基础、构建知识体系的框架,今年接触到新内容,只需要轻松往框架里放。知识框架越被润饰就越丰满,越丰满融合新知识点的效率越高,进入这个良性循环后,经常能感受到势如破竹的快感。

我非常享受这种势不可档的求知状态,我甚至觉得这是我继高考之后的另一个人生高峰,假如今年来场有证书的考试,会不会脱掉考渣的帽子呢?

2020年很多人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成了SOHO、全中国的孩子都开始上网课,这些对于九年前已经起跑的我来说,只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管理大片大片的闲暇时间、绕过诱惑自觉地网络学习,对我来说与呼吸一样的自然。而最让我开心的就是名正言顺取消各种社交应酬,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就是那些别人眼中完全没用的事。

我可能是被纸醉金迷耽误了的文史哲好苗子。今年第四次刷人类发展史(之前刷完英国版刷美国版、刷完美国版刷中国版、今年开始刷日本史学家的版本);第三次刷经济学和哲学;首刷政治学、法律;忘了第几次刷艺术史和宗教史。自从前几年五、六刷《红楼梦》后,我发现刷刷刷的认知方式特别适合我。无论多复杂的内容,框架建好后从不同角度多次切入,完全不需要死记,先混个眼熟,再认个特征,然后找个规律,三翻四次后就会与这些内容成为老朋友,假如还有不清楚的,问问度娘和谷哥,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

语言学习也达到了我的人生高峰。改用学母语方法来学其它语言多年后,语感越来越好。发现宁夏博物馆与西夏陵两个百家姓里的西夏文“潘”字不一样之后,我竟然成功自学了西夏文检索,并确认了他们都对。哲学老师用上海话讲课,我先找到上海话的韵律,再抓住关键词,然后过一遍文稿,听第二遍时收率已经成功过半。

以上这些仅仅是过去几年收获的延续,2020年启动了两个新“项目”,如无意外它们会改写我的下半生。

 

——十年原典通读计划——

我参加了杨照老师的“十年原典通读计划”。老师计划花十年时间引导读者阅读132本中国经典的原典。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计划?全世界只有我们的文明,普通人也可以用自己当下使用的文字了解三千年的文化。也就是说,只有出生在中国才有机会用母语读3000年的原典,会任何其他语言都没有这个条件,我们是何等的幸运。

2020年,我完成了先秦八部经典里的《尚书》、《诗经》、《论语》、《周易》、《墨子》、《孟子》(《春秋.左传》和《荀子》还在阅读中)。我用国粤语录播的方式精读《诗经》(发布在喜马拉雅上),通过每晚用硬笔抄一条的办法精读《论语》,这是很土但很有效的水滴石穿之法。

读这些书有什么用?没用但很有趣。看完《尚书》知道了尊古崇古带来的“作假”现象严重;看完《诗经》在故宫看到“螽斯门”和“麟趾门“时,不需要任何讲解就知道命名者的匠心;看完《论语》才知道过去几十年别人塑造给我认识的孔子是假孔子,孔子其实是个有血有肉大情大性的魅力人士;看完《周易》还是不会算命,但就知道了鼎泰丰、咸亨、同仁堂、胡庆余堂的底蕴,看懂了徽派村落设计的玄妙,开始真正理解“变”的恒常,最大收获就是学会用“谦”来修身;看完《墨子》才明白了我们当下的施政理念,才懂得敬佩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里《非攻》的深厚功力;看完《孟子》才知道战国时期当儒家思想、王官学被认为陈旧观念时,孟子不得不咄咄逼人地用辩来为儒家争一席位。

读这些书一次一次地刷新我的认知,隔三差五地让我为昨日无知的自己脸红,我知道这种状态叫成长、叫成熟。

 

——省级博物馆之旅——

曾经有人问我的艺术知识是怎么自学的?答案就是“博物馆”、“艺术馆”。除了艺术,我的历史、地理知识也是。博物馆一直是我眼中最好的课堂和学校,网上的信息良莠不齐,要甄别非常耗时,博物馆提供的资讯则更为严肃谨慎,不涉及立场的基本都可以采信,大大减少了筛选时间。

我很早就已经走遍了台湾以外的各省,这十年主要精力都放在往国外跑。新冠疫情把国门锁上了,国外风大雨大太危险,那就在国内转一转吧。在南方航空的“快乐飞”加持下,我第四季开始了快乐飞。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看完先秦经典的我蠢蠢欲动要去河南看看商周的痕迹。阴差阳错被另一半哄了去集安(高句丽)之后,我改变了思路,要把全国还没去的十个省级博物馆全走一遍。如果不是青海和西藏的博物馆在装修,2020年就能完成全国省级博物馆之旅了。

不读书不思索,行万里路也只是邮差。这一圈走下来,本来就已经足够爱国爱党爱人民的我更加无以复加地深爱下去。

中国是个早熟的国家。秦始皇统一了六国,书同文车同轨,统一了度量衡;汉朝打通了西域,独尊儒术形成了大一统思想;唐朝万国来朝兼容并蓄;宋朝将商品经济、文化教育、科学创新推至高峰;元朝开疆辟土多民族大融合;明朝开始实行中央集权制;清朝将新疆西藏纳入版图,国家空前统一;新中国解决了14亿人的温饱。

没有各个朝代的努力,何来今天?没有三千年的沉淀,何来十天一个火神山医院?为什么现在寸土不让、疫情之下一个也不能少?那是历史使命。

 

2020年是我认知世界、认识自己的一年。12月份当我开始阅读《资本论》的时候,惊喜地发现马克思资本论的价值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根植我的思想底层。金钱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看重价值和意义甚于价格和利益……全部都是我底层价值观在起作用。难怪我一直愿意做无用的事、做不能赚钱的事,也正是这些事让我的人生变得极其丰富多彩,包括今年。

 

在这劫难重重的2020年里,每次听到坏消息,我都巴不得把时间进度条直接拉到最后,好让2020年尽快翻篇。此刻,终于如愿。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29417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下篇文章:木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