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小平子】光阴冢 — 一步

【快乐的小平子】光阴冢

2019年是我变动最大的一年,去了旅游,在外地过的年,毕业了,入职了,搬家了,双方父母见面了,领证了……
海伯利安的光阴冢,逆时光而来,此时我拖动时间的进度条,过去的一幕幕由深入浅,浮现出来。
2019.12.31 梦中跨年
大约一两天前,2019年12月31日,我在睡觉,没有和大家一起跨年,睡梦中,2019年悄然而去,2020年悄然而来。
2019.12.30 金色喜悦
2019年12月30日,我在发喜糖,在学校的楼中爬上爬下,把喜悦带给所有人。同时收到两个反馈:糖果的数目为什么是单数?为什么有的盒子是四个大糖果?
人类在理性中发明了数字,又把非理性赋予了数字。人人都说好事成双,又说祸不单行,但我和东哥不觉得数字有什么吉凶,把好运与坏运归于数字与日子,不过是种逃避问题的方式罢了。中国大多数地方都是忌讳数字四的,究其原因是与“死”字谐音,而我们的文化又有避讳的传统。东哥的家乡,四是一个很吉利的数字,送红包也喜欢四百这个数字,他们说,四是代表着四季平安,四季发财。这也许是利川人比我们赣州人更会享受生活的原因吧,多往好的方面想。
学校工会还立马给我发了个1000块的大红包,哈哈哈哈哈哈,成年人果然用钱就可以买到开心。
给学生发喜糖的时候,我说,你们看到了吗,像我这样的矮矬穷都能找到老婆,这说明了什么?知识改变命运啊!孩子们竟无言以对,除了笑。我希望更多的人像孩子们一样,收到糖果后,把重心放在糖果和喜悦本身上。
2019.12.28 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9年12月28日本是我们生命中所有普通的日子一样的一天,我们领证了,于是每一年都将少一天普通的日子,多一天重要的日子。
早在一周前,我们就去拍好了证件照,还戴好了婚戒。
五年前,东哥说要买一个至少两、三万的戒指,不然拿不出手。站在玻璃柜前,东哥变了,只要一个戴起来好看的就可以了,价格已经不是影响因素。戒指不过是仪式感的承载体,不管有没有它,爱情都恒久远。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买戒指是突然心血来潮,我们本来是去吃晚饭的,我说:“你看,那里可以砸金蛋,我还没有砸过金蛋,要不我们吃完饭来这里买戒指,然后砸个金蛋?”东哥说:“好。”途中路过几家珠宝店,我们都嫌弃他们没有把金蛋摆在大门口。所以嘛,做珠宝生意的朋友,要把金蛋摆在大门口,即使奖品只是几个杯子而已。
因为是仪式感很强的证件照,所以我们去影楼化了妆去照的,花了一百大洋。然而,老丈人不懂得逢人短命,遇货添钱的道理,极力推荐哪里哪里可以拍四块钱的最美证件照,惹东哥不开心,在此实名吐槽一下。
领证的消息一放出,朋友们说的话中频次最高的词就是“终于”。2014年8月29日,我们正式在一起,这一年的国庆,官宣,数来已有5年多,一共1947天。有人说,你们的爱情长跑终于结束。然而,我不这么想,首先我们不是跑,而是行走;其次,它没有结束。曰:爱到极致,行至极远。
2019.12.25 悲伤的日子
2019年12月25日,佛系如我,竟然被学生惹怒了,不,应该是悲伤。所谓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起因大概是这样的,实在看不下去,一群少年,本可以取得更好的结果,却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和已经放弃了的人一起堕落。物理不好好学,推脱说太难,或者我讲得太差之类的,我可以忍了,但是,我不信活到八年级的人连排队跑个步都做不好。俗话说,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这群人每天浑浑噩噩,没有目标,没有自己认为可以实现的梦想,天天被班主任骂,被科任老师否定,仿佛那只习得性无助的狗,看着令人心疼。我多想温柔以待,结果却被认为软弱可欺,上课敷衍,作业敷衍,一次一次的磨掉了我们的耐心。天天被批的结果就是变得麻木,变得没有责任心,甚至没有羞耻之心,然后再被批,如此,恶性循环,令班主任感到寒心。
我该庆幸不是他们班主任吗?
2019.12 房子
2019年的12月,穷如我们,竟然去看房子了。看了一圈,总结了一下,月供不难,首付难凑。哎,不说了,哪位朋友先借个三五十万呗。不过说实在话,买房子也是一门学问,里面有很多门道值得我去学习,希望早日买得起自己心仪的房子。
2019.10 拜师
若要说这一年新遇到的人中最靠谱的,莫过于今年拜的师父姚老师了。2019年10月底,学校举行了拜师仪式,算是正式拜入姚门。因为我过于理性,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和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神马的从来就没有哄到我,而且对职业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追求,觉得普通的做个普通人就好了。而姚老师却是一个在我看来是有职业追求的人,不知不觉中就把我引上了职业的正途。如果有一天,我在教师这个职业上有什么好的成就,最需要感谢的人中一定少不了她。不愿敷衍是我叛逆的个性中难得的优点,而在形式主义重灾区的教育体制内能遇到一个正能量的又很实在的人,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2019.10 小黑
 
我竟然养猫了!我以前是从心里讨厌猫的,倒不是因为它们是及其自私的动物,而是曾经有猫跑到我家偷吃的,而且当着我的面逃走了!东哥倒是很喜欢猫,也一直有一个养猫梦。于是,国庆节期间,就买了一只蓝猫回来,并起名叫小黑。养小黑的本意是让东哥体验一下类似照顾小孩的感觉,让自己感受一下对一个弱小生命负责的感觉。刚来家的时候,他总喜欢躲起来,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慢慢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等他慢慢适应了,就开始像个顽皮的孩子,到处玩,把玩具、树叶、土块、垃圾、废纸什么的叼到沙发上玩,一不注意还叼到被子上了。于是,我们把家里整的干干净净的,天天拖地,现在他只能玩一下自己的玩具和我们的拖鞋了,哈哈哈。每天一回家,他便以他特有的方式来迎接我们:看我们一眼,然后往地上一躺,翻滚一圈,伸个懒腰,最后一边呼噜呼噜,一边拿脸蹭我们的脚。小黑可能是属狗的,因为我们把他的玩具扔得远远的,他会飞跑过去叼回来!和别人家的猫一样,他不睡他豪华猫爬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我们大多数人拥有一套房子是多难啊。
2019.09 入职
经过漫长的等待,总算入职了。想不通龙岗教育局为什么那么晚才告诉我们分配到哪个学校了,姑且认为是他们欠考虑,没有把我们老师们当成一个社会人,而是把我们当学生来对待,没有考虑到我们还有其他的社会关系。哪怕是早告诉我们一个月,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很多人都是入职前一天才告知,然后也不安排住宿,限老师三四天内找住的地方去。人生地不熟的,多么被动,还拖累东哥换工作,还天天说自己人性化,我呸。有人说,怕提前告知,然后这些从各个名校招来的老师提前考察,觉得地方不好就毁约了。行吧,这样的手段与把别人肚子搞大然后不得不结婚少交点彩礼有什么分别?容我说一句脏话,草!对于入职,我不是怀着一颗爱心去的,而是带着对形式主义的心理准备去的。我的态度是,尽力做好份内的事。虽然这个态度不招人喜欢,尤其不招领导喜欢,但是,就是这样态度的我,结果却做得比那些喊了伟光正口号的人要好。前辈说,这个社会就不能说真话。我说,不是不能说真话,而是在不影响前程与利益的情况下才可以讲真话。没错,我是个人主义者,实在的个人主义者。
2019.08 封闭式培训
或许是经历过比较多的职业培训,我对培训总是不积极的,或者说佛系,也可以说是没有兴趣——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缺乏集体荣誉感。尽管主持培训的人说,八月底的培训目的是让我们提前进入教师职业状态,但给我的感觉还是把我们当成学生,大部分老师也是把自己当学生。其症结在于,我们的学生不在此,无论怎么表演,我们都不是老师。就如军事演习,再怎么逼真,再怎么实弹演习,都不可能让士兵感受实际的战争。不过,这个培训倒是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学校天天搞活动,因为这培训也是天天tmd准备活动。入职的第一个学期,大部分老师的感觉也是,各个义务教育学段的学校都tm三天两头的搞活动,教学仅是一个副业而已。不过话说回来,高中就那么多学位,无论如何都有一半多的人上不了高中,也没有必要把孩子们往死里逼着学习——焦虑症抑郁症的孩子已经太多了,比如让他们留有一点快乐的回忆,让一些孩子在应试之外找一点成就感。有意思的是,那些积极参与活动的人,却又往往是学习也好,长得也好的人,反而那些学习不积极的人,活动也积极不起来。我目前思考出的这个阶段的教育的意义是,让受教育的人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2019.08 驾驶证
电动摩托也要驾驶证了,于是回家考了一个。两个笔试都是满分,路考扣了10分,因为被颠熄火了。正常人都不会骑着摩托车上只有巴掌宽的路吧,这路考设置得太难了一点。当然,其积极意义就是,告诉司机们,不把脚放下来,有些路是很危险的。
2019.07 亲家
 
带父母去了一趟湖北,亲家终于见面了。人生机缘,总是很奇妙,若无这样的契机,父母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利川旅游,他们平淡的人生中也不会有这灿烂的一笔。
2019.06 毕业
6月,终于毕业了。两年的研究生生活,焦虑过,快乐过,忙碌过,也清闲过。虽然有很明显的放养味道,但仍要感谢安哥,让我有机会更上一层楼。也感谢自己,不负韶华,更感谢东哥,不离不弃。无论是哪个时期,毕业都是一个散场,很多人都将不再相见,甚至不再联系,大家都是匆匆过客,最后消失在各自生活的忙碌、幸福……之中。缘起缘灭,聚聚散散,各自珍重,珍惜自己的生活吧。
2019.03 猫头鹰
忘了是由于无聊,还是由于烦恼,画了一个新头像,一只回头望的猫头鹰。有意思的是,封闭式培训中有个供娱乐的心理测试,测得我是猫头鹰型的人。可能我画画是一个预兆吧。
2019.02 毕业论文与学术界
学术界比我预期的要差很多,不多说,一句话概括它:学术界追求的或许早已经不是真理,而是自洽,甚至是过审。也不解释,懂的人自然懂。
2019.01 彩云之南
 
报团的好处就是,避免了睡懒觉。话不多说,看照片吧。
2020.01 good omens
元旦晚会上,由于我一脸旺妻,东哥抽到一等奖800块——呃,我们又庸俗了,把快乐建立在金钱上。说点别的,新年第一天,就实现了东哥多年的摘草莓的梦。第三天,收到了一位同事给我的惊喜,床单四件套,说祝我新婚快乐,太令人感动了。
吉兆连连,2020年会是我比较稳定的一年,所以再一次说一下去年说过的类似的话,2020年我要触摸不一样的天空,多输出。
手一松,进度条回到此刻,我再试图拖动进度条,企图拖动到未来,遗憾的是,这个宇宙的进度条,没有过完的时光,不能拖动。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29156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