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年廿七

2016-1-5
春节假期第一走,太阳真的很温暖,风仍旧是很强劲,吹得脸冰冷,头皮发麻。正数着一圈,迎面而来的阳光刺眼,一个穿红色衣服漫步的大妈拦住我去路,一直听她说要手机要手机,说要帮她发个信息,我跟她说我听的是MP3不是手机。她掏出手机,才把想要说的话表达清楚,原来是要我帮她发个信息,她不会操作也不会打字,然后跟我说了要发信息的原因,总之一个情字。找个稍为避风的地,她一边说我一边打,还好是老人机,简单易操作。问题是她的普通话我得不停地问,浓重的北方口音,问了之后我还得想这个拼音是怎么拼,一直都是打五笔,弄个拼音开始时真抓狂,越打越顺。我一边打一边往旁边移,她越发要靠过来。呆了好一会终于把她的打油诗发了出去,无话道别。再等我走第二圈时,不见了这个大妈,迎着阳光真有点恍忽,因我连大妈是长成什么样的也没见着,只是知道穿红衣服,刚才那一幕让我有点像在梦中一样,看来起床气还没被吹走。回想起刚才大妈的语气那么急那么担心,想起打油诗的内容,一边走一边开始编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