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睿】学琴记-大乐必易

老师回家,停课一月,放假前布置右手练习曲《沧海一声笑》、《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

没想到电影中听起来大气磅礴、快意江湖的曲子,用古琴弹奏竟是这样容易,简直就是正调的音阶练习,对曲调节奏都很熟悉,不到半小时就已弹会。由于太耳熟能详,曲调哪里该轻、哪里该重,不用琢磨,下手都知道,就这样,右手下指的轻重、出音的强弱问题,自然而然就掌握了,难怪老师总是强调学新曲之前对曲调熟悉的重要性。

这不《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可就没那么容易,这首曲以前没听过,弹半天还是曲不成调,待反复听熟再练。

不到两周这两曲已弹熟,盲弹第二曲还不行。看到曲谱上的泛音,心痒,就自学起来,居然能弹出音。这两曲加简单泛音,1个月时间都已练熟,等下次上课,能轻松回课。

反复练习《沧海一声笑》,弹出了江湖豪情之感(主要是脑中自带画面),弹的畅快淋漓,不免好奇谱这曲的背景。原来,当时黄霑出了几稿都不满意,就想起中国古乐用的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翻译成简谱就是1、2、3、5、6。老祖宗的宝贝拿来就用,第一句就是直接反用,改成了6,5,3,2,1,正好是古琴的散音七、六、五、四、三弦,直接弹来也是婉转动听,潇洒自得,颇具古曲风韵,于是就顺着写出了整条旋律,难怪这曲容易上手,正是应了《乐志》中说的“大乐必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