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来时的路

2014119

起床打开门探头出去看见很多游客已经架起相机在山坡上等待日照安纳普尔娜,缩头返回屋内,还是房间里面暖和。瞄瞄窗外的雪山,一丝云彩已经挂在雪峰上,太阳快要出来了。拿着水杯出门洗漱,打开门一阵寒风吹来,打个冷颤。走到水管边上,太阳光金灿灿的罩在安纳普尔娜的头顶上,就像披着一身金色纱丽的美女。水名副其实的雪水,刺骨的冰,洗完脸感觉都冻化一样,手更是僵冷。

早餐后大家都把行李收拾妥当唯独领队还在悠然自得,东西还没收拾,还在找不知扔在哪里的装备。准备出发前确定好今晚的住宿是在上Sinuwa后,各位队友收拾妥当,兴冲冲地启程下山。原本想等等领队,慢慢一起下山,可见她不紧不慢地收拾行李,还是自己先走一步的好。

太阳还藏在安纳普尔娜的背面,风呼呼吹来,很大,低头快步下山,从今天出发的步骤来看真的是各走各路。开始我还以为晚上是住在Dovan中午才知道是住在上Sinuwa,8个小时的路程要赶,幸好一路下山,坡度也不太陡。

低头赶路,抬头望向鱼尾,刚好看到初升的太阳挂在鱼尾上,七彩的金边,带着墨镜看就像是一圈圈的佛光,煞是好看。

默默地一个人走,走得太慢了,背夫跟上来后就会笑着说“小苹果,慢慢走。”每次我都摆摆手笑笑说声谢谢。

小苹果,花名的来由是6号那天晚上大家唱了一首《小苹果》,而老陈一直称呼我为小萍,结果那晚狂欢之后就得了“小苹果”这个称谓。多个名字,多一点快乐的回忆。

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照顾好双腿就好,也不用特别像队友一阵风样的走过。一个小时的下山路,从ABC走到MBC,昨天小资一把的地方。到达后高高升起的太阳才迎面而来,休息一会,换上遮阳帽,继续赶路。8小时的路程对我可能会有些困难,但为了早一天下山,必须要完成,而且必须赶上大队,不能走夜路。

下山的景色与昨天上山看到的一样,不必重复拍照,因此速度快了一点。从MBC走了一个半小时后到达Deurali,以为会遇上个别队友在这里休息,结果只看到背夫,心里稍有一点点失落,但看到已经熟悉的背夫,那么一丝的情绪又飞走了。我以为自己又是包尾的那一个,但背夫告诉我说后面还有两个人,估计是凤凰和老陈,顿时安心不少。

Deurali是前一晚的住宿客栈,想起那天上山时的大雾,今天的阳光正好,往前再走可以把大雾那天没有拍到的景色补拍上,何况还有人垫底,后面做收队,慢性子的我也就更加不急着往前赶。

那天上山看到是除了雾还是雾,听到的声音除了溪水的咆哮还是咆哮。今天总算是要揭开这个面纱,有点期待,有点出乎意料。景色是那么地清丽,掀开面纱后看着那天在咆哮的竟然是虚张声势的山泉和小瀑布,在猛烈的太阳光下他们竟然变得那么地温柔。

从Deurali到Himalaya这一段走得很慢,其实就是想着要把那天错过的一点一滴全部录进眼里。一个人走最大的不便就是想拍到此一游照时找不到人,可今天不存在这个问题,想拍照的时候打声招呼就有很多热心人帮忙。

拍照途中被后面两个队友赶上了,看到的是老陈生闷气的脸和生气唠叨着的领队。听完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发泄,才知道领队生气了,一是大家没等她就各自出发(其实大家都有等,也都说了8点钟出发);二是她在未经思考的情况下决定了今晚的住宿在上Sinuwa,但是队友已散开,已无法再讨论。她走不了八个小时,她要住在Dovan。(呵呵……领队开始闹情绪啰!)

老陈说要赶上前面的队友,跟他们再商量一下行程,剩下我和凤凰慢慢在后面走。

待明白事情真相后,开始我以为开导一下会让她换种角度想问题,从这种报怨消极的情绪中走出来,后来意识到这种想法太天真后打开手机听歌默默地走,不再说话。

有音乐陪伴的徒步效果就是不一样,轻轻哼着哪着音乐节奏走着,心情是相当愉快,阳光赶跑了雾霭。接下来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转角就见到了Himalaya的身影。远远看见夏燕坐在餐厅的外面,再往前走,看见阿晶还有老陈毛苔和妞妞,靠近时,两人相视一笑算是心照也算是打了招呼。

挨着阿晶和夏燕的中间,硬是蹭了个空位坐下来。老陈在对面沉着脸,看来是把领队的情况都交待清楚了。接着就听着他们在讨论住宿点,不想发言,跟阿晶和毛苔开玩笑,尽量活跃一下气氛。

 午餐点了三文治和西红柿蛋花汤,刚坐下没多久,领队挪着过来了。人到情绪到,压抑着的酝酿得太久的情绪火山爆发。开始表态,每个人都不想点燃炮竹,每个人都说跟大队。但走在最前面的队友估计已经过了Dovan,继续向前赶路了。旁边休息的背夫说今天不赶路的话明天去泡温泉就必须要赶早二个小时,不赶早的话估计有点困难。

大家无话,老陈推燕子,燕子推阿晶,阿晶推回给燕子,大家都不想去做这种思想工作,我们几个就基本不用推也轮不到哈。

最后僵持不下,领队的思想工作问题交给阿晶去做。当然我们得一唱一和,解决问题才是正道。大家都点了餐唯独领队没有点说是不想吃,我们都呵呵地劝她吃一点,徒步可是体力活。夏燕见状只好让了一半三文治给她吃,没有推托拿起全部吃光光还拿起包牛肉干说她的没吃,大家都戏谑说自己的拿出来分享了她没拿出来肯定有得吃了!

我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只要管好自己其它不用管。担心自己落队,又遇上天黑大雾天,跟燕子拿了头灯打个招呼提前先走。

不久,又被后面的队伍追上来,乐得重回大队。扭头才发现我们的队形貌似日本老太,配着有那么点不协调的氛围。前后八卦才知事情经过,原来是左哄右哄,领队终于愿意跟着走到上Sinuwa。整个队伍排成一行向前走,领队打头,队友们都相当有默契地不说话,只管走路。

这种气氛走路,真让人郁闷。无聊得紧打开音乐边唱边走,音乐就是有起到融合气氛的作用,终于有人无法忍受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断断续续的哼唧声,毛苔首先打破队形开向前开跑。既然氛围打散了也就无所谓再保持队形,打声招呼,在音乐的陪伴下我也快步下山。转弯处,瞬间就不见了毛苔的身影,我又开始了一个人独行,接着又被燕子赶上,又被燕子落下……不断地走走停停,待他们赶上我时已经坐在路边上啃干粮。

没有再让阿晶等我,可当我背起包抬起头才看见,他站在转弯的一块大石头后面等着我,在等着收我的队……直到夜色降临把我收回客栈。

如果想看《尼泊尔之旅》的全部内容,请关注一步网站的公众号“一步观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