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绪】你的时光,有我来过——HR — 一步

【棉绪】你的时光,有我来过——HR

《知遇之恩》

在“GOP”工程部工作时,因为默默做好了一件事,因而得到旧上司(当时他已调部门)的推荐,从而有机会通过“内部招聘”调到一个新部门(HR)工作,而HR的部长是她,“HR”!

当时的HR是一个新设立的部门,一切皆从头开始、不断凑拼、堆砌直至渐见模样,那时人员还未到岗故而工作没能细分,经常跟着部长东征西战,进而扩阔了眼光、开阔了视野、长了见识、增加了生命的厚度,这段工作经历影响至深,直到现在。

还记得初次跟部长参加招聘会结束后那一幕:
忙碌一整天过后,一位一直待在我们摊位旁边的那位,原来他是记者想采访部长,他说注意到我整场招聘会很少说话,但勤劳的身影全场皆能看到。是的,除了刚接触这个部门什么都不懂外,“多听少说”从来都是我的强项,亦是我的特质。
我也深深记得在广州分公司招聘“市场部”职位的人员时,有幸旁观在座的各界精英为了一个职位各尽所能使出浑身解数,而后过五关斩六将时的激烈竞争场面(称Ta们是各界精英丁点都不为过,绝非滥用词语:博士学历、硕士学历、海归、军医、医生,本科学历是基础配置);在公司本部招聘贮备人才时,在十多位应届毕业生中,看到女应聘者的综合水平远远高于男应聘者时,深切感受到“她时代”真正来临了;也是那时候明白了:一个人最好就是具备一个属于自己的“闪光点”!
我也记得有两位银行女职员到我们公司“洽谈”业务,过后部长对我说:其中一位年少时家境优越(那时候已开“德系”车),但她未能自立自强,故而到现在也是“仲永”!这段话出自一位有资本开“德系”车的人的口中,铿锵有声,我的感受更是五味交集,彼时那一幕烙印于我脑海、直到海枯石烂! 是的,纵然生命里有很多道不明讲不清的际遇,有说是“命”、亦有一说是“一命,二运,三风水”,但纵然没有自我的努力,一切皆是枉然!

她是艾薇,而我,习惯称呼她HR。

合照缘自“文筑”举办的“以色列旅游分享会”,她以“一步”步主的身份受邀作为主讲嘉宾:

ysl

PS:
此文在今天2017年1月24日修改了一下,因为,2016年发生的事,事件里个中的情节跟本文的标题“知遇之恩”呼应上了,父母,赋予我最原始的生命,生养之恩此生难报,而HR,当我在“GOP”时,她是我的伯乐;而在人生经历一道重要的坎时,她无条件支持我、信任我,成为我的二次伯乐。这种被无条件信任的感受铭记于心,成为更好的自己这个目的不为谁、也不因今天的状态才升起,但成为自己的路上感恩有她,如果我“绽放”了一定有您的功劳————“HR”。

2016年整年的碎片时光,阅读了大量的书及以我自己的水平觉得是优质公众号的文章,“青音公众号”其中一篇文章我在圈圈分享了两次,结合自己调部门的经历及被无条件信任的经历,希望以此记录,真心奉送此干货给职场中打拼的每一位:每一步,都算数!

标题:“郭德纲师徒互撕”紧紧是因为恨吗(2016-9-26)?

摘录其中某一两段:
1,但我深深相信————你所有的内心朴实善良的付出,其实最后还是会回到你自己身上,山水总会再相逢,对自己过往的每一段岁月都报之以尊重、优雅和珍惜,比起功过是非,这才是属于你自己的,也是更重要的事。
2,分手见人品,每一次分手和告别其实都是给自己过往岁月的一段交代,即使不生出感恩,也应当有最基本的珍重、尊重。

加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证明自己正直,只管端端正正做事情;原谅别人,只须露出笑脸。

ps:

你还记得我们同一个部门工作的时光吗?因为你是“夜猫子”所以你适合“值夜班”(你说这是错峰睡觉,这样你会更专心做你想做的而不被打扰),而我早睡早起很适合值早班,所以当有需要加班时我们会这样配合彼此的作息时间。时至今天,当我在微信留言给你时,我说“早晨!”你有时会对我说“中午好!”是的,我们的留言很少能实时对上话,我们的微信更像是邮件,发给对方,对方看到了会回复,我俩都不是低头族,不会守候一段回复。当然,需要同步的我们会约定、重要的通话!我曾看到过你在“一步”群里发的短片,那个带着不同脸具和女友聊天的“创意男短片”。我自己也在“剽悍一只猫”的公众号里看到他表达自己的作风:他发现用在群聊、刷圈的时间损耗很多精力,所以决定某段时间开始缩减(精简)群聊、刷圈时间,每天总结当天的三个收获。这样说只代表我们俩人运用时间的立场雷同而已,不能说明什么:早在全职妈妈时‘辞旧迎新’里,我的风格已是这样,所以,好记性真的不如烂笔头:这也是一种生活的界线,“界线,更重要的表达其实是保护,保护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被第三方打扰),“我与你”相处的时光,是有质量的、纯然的!

IMG_1789

IMG_1792

PS:
2017年4月14日是为期八天职前培训的最后一天,这天会有一个小小的谢师仪式,徒弟会想引荐人敬茶,寓意感恩师傅的接引。4月14日的前两天,我突然很想邀请你参加,因为您是个人生中一位很重要的伯乐,我很希望在我重新踏足社会时有您见证这一刻。后来想想还是放下了,因为我觉得突兀、冒昧、更多的是我希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我们的关系从此就定格在上司与下属、步主与步友吧!
虽然,我很想。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14501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