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本无心】封不住的回忆之“我们也有绰号”

我们药铺人,和梁山好汉一样,也有绰号。

最霸气的当属我和海滔了。我与海滔合称药铺刀剑双侠,创立了宇宙法则。名字是这么来的,那次,我们去另一个学校做客。我带着我的剑,海滔带着他的刀。路上极其无聊,便指着路边开裂的石头说,还记得吗,当年我们在烂房子屠龙。然后就编了一个屠龙的故事。然后说,烂房子之所以叫烂房子,是因为当年的战斗在那打起,一直打到了如今的药铺。我用剑把龙头砍了下来,落在大地,后来成了那座花果山。龙的精华都在那,因此,我们这里有灵芝,有松茸,还有好多药材,最后被称为药铺。龙的血渗到土里,化成了这里的金矿。去往烂房子的路上,当年为龙炎所烧,这一段的山被烧黑了,至今长不出草……

我们可爱的佳佳就不用多说了,两个之最。而小牧牧的“躺中姐”之名的出处,在后面的游戏章节中会出现。就说说我们的“十三刀”吧,这个我还改编了《九月九的酒》,变成了《十三刀之歌》。

这一切缘起于一只鸡的死亡。我们买了一只鸡来吃,杨老师来杀,我来把着。结果她闭着眼杀,割了好几刀,总算把鸡杀死,然后,然后,把我的手也杀上了一刀。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帮别人把着杀鸡了。在下一次杀鸡时,我才思泉涌,根据《九月九的酒》改编了一首《十三刀之歌》。音乐响起,“又见十三刀,来杀鸡”“割割割割割呀割,割了一刀又一刀”,有一次,我听见她自己也在唱这首歌,看来这歌写进她的心坎了啊。

十三刀也很可爱的。有一次,她拿着松槟榔在我面前得瑟。我说,我们来划拳,谁赢了是谁的。她也不是知怎么就答应了,然后我赢了一颗松槟榔。她醒悟过来,这本来就是她的,哪还要赢了才是她的。呵呵,我的险恶用心被发现了。

有个人自称是药铺的小仙女,梳了个很清纯的发型,还问人家:“怎么样,可爱不?”好吧,我屈服了,药铺的小仙女。不过,说实话,小仙女确实很可爱的,关键是还有神一样的心态。

爱卖萌的江被称为小涛涛,涛宝贝。原因我也不太清楚,详询那几个女老师。她们说:“小涛涛是我们的,只准我们欺负他,绝对不允许药铺之外的人欺负他。”小涛涛为此感动莫名。其实,涛涛是最幸福的一个人,因为他在这里过了一个永生难忘的生日,那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生日。且不说那天小仙女亲手设计并做出了世界上最神奇、最环保、最绿色的蛋糕,更不用说那天我们都盛装打扮、载歌载舞为涛涛庆祝,单是那套我们为涛涛合力打造的装备,就足以让全世界的人烧死在自己对他的妒火之中!ps:为免引起火灾,在此恕不放送照片。

有句话,听说很著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们幸福的小涛涛的幸福生活,在遇到高十针之后,就结束了。高十针是我们白碉乡唯一的医生,他这个绰号是在涛涛缝针事件之后,我们给他封的。由于某种原因,涛涛的脚下受伤,需要缝针。打听到高医生在白碉,我们就骑摩托车前往。一行四人,我带着涛涛,海滔带着佳佳给我们护驾,飞奔至乡里。本来,路上还是很有趣的,但是,那个缝针的场面,让这一切都黯然失色。高医生说,只要缝三针就可以了。然后,他就去找针了,找来了两根很粗的针,扁平的,是我见过的最粗的、能称为针的东西。高医生取一根针,一卷线,用酒精消毒,开始干活了。可能是涛涛皮太厚,每一根针扎穿了一面的皮后,死活穿不透另一边。我感觉应该是针太粗了,而且也太钝了。无奈,高医生将此针拔出,换了另一根,也没有消毒,对着涛涛的膝盖就扎了过去。我们三个围观者,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么粗的针狠扎在他的肉里。然后,针穿过去了,高医生开始打结,结也打好了,高医生一拉,将线全部抽出来了!我们实在没忍住笑,连高医生自己都笑了,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笑,一边重新缝第一针——第一针,就缝了三次,换了一次针,出现五个针口!据统计,本应缝三针的,可怜的涛涛被缝了七针!当麻药过去之后,那感觉,我擦!我们给他四舍五入,封他为高十针,并表示,外伤绝对不找他缝针。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