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上山容易下山难

2014115

早上六点钟被去布恩山上拍日出的人吵醒,这个行程,不是对日出日落不感兴趣,而是客观情况让我定下的目标只是顺利平安地走完ABC小环。等到客栈归于平静的时候,我又进入了梦乡。生物闹钟8点响起,习惯性地拉床头窗帘,窗外的景色让我O起嘴。利索换好衣服,门被燕子反扣上了,窗外,人影没一个,望着天气越来越亮,心急如焚!盼呀盼,终于,楼下观景台出现了一个人,马上热情地大声呼叫早上好,叽哩呱啦地说明原因,陌生人二话不说就跑了上来。快步下去观景台,听到三楼妞妞和毛苔的回应,原来不是我一人留在客栈。

出发前看了拍下来的地图,今天全程下坡路,早餐后紧张地做好出发准备,护膝、手套和登山杖一个都不能落下。

天阴,雾大,阴冷让人不能停歇,只能慢行以保证身体发热保暖。

12:30翻过一个铺满草甸的山横切转入一片原始森林,风夹着雾席卷而来刮在脸上,匆匆钻进森林,雾仍旧弥漫风却小了不少。

在原始森林里不停上坡横切下坡,堆积满落叶的土路软软让人欢喜,谜一样的森林,时浓时稀的雾,像个调皮捣蛋跟你捉迷藏的小孩。再次与日本老人团相遇,依旧是整齐的队型,严整的纪律,踏出一致的步伐,典型的慢慢走走得快的节奏,真让人感叹日本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教育。

上午路况还好,延续昨天的状态,走出这片雾林到达休息点后,山路180度变脸,即将面对的是近于90度的下山路。望着绵绵不绝的石阶路,倒抽一口凉气,脚在发抖。

没有回头路,必须向前走。硬着头皮一跛一瘸,那一种疼那一种酸,那一种全身紧崩的高度紧张感,让人想坐块滑板滚下去的心都有了。有那么一刻的后悔,有那么一刻的想放弃,有那么一刻地咒骂自己没事花钱找罪受。

情绪来了,不想说话。午餐时谁也不想搭理,木然的呆坐着。

下午,继续横过溪谷,继续上山,继续翻垭口,继续横切山脉,继续近于90度下坡。

在下山某一段路上看见很多类型的矿物质粉碎,指给毛苔看问他是什么矿,他说是一种可以做晶片的云母矿,然后我掉头问追上来的Enson矿物质这么丰富为什么没人开采?他的回答让我觉得自己目光短浅唯利是图,他说“我们国家是以旅游业为主,这是自然的一种恩赐,爱护好大自然,把这种财富可以世代相传。”谁说尼泊尔贫穷呢?

不想搭理的情绪渐渐无趣地溜走,一杯奶茶下肚后再次进入森林,这次的森林就真的只剩下我们仨(妞/晶/本人),安静,只听到脚步声、蝉鸣声、鸟展翅声和鸟鸣声,我们就这样走着,没人想去打破这一刻的宁静。满含负离子的雾气扑在脸上,如面膜般湿润,森林全身心SPA享受。

路越走越陡,脚越来越疼,不想说也不愿意表现出来,走走停停,这一刻的我精神近乎于崩溃,可是看着阿晶和妞妞毫无怨言,只能忍着痛强颜欢笑撑着。

撑着,一路撑着,终于撑到了住宿的地方,倚靠着登山杖站在草地木栏边上,我真庆幸自己在这一刻腿脚没有发软,没有像在冈仁波齐一样扑倒在地上。

这么多天来,最辛苦的一天,全程下山路,我熬过来了,终于熬过来了。

未来几天的路程怎么样也管不了了,总之,只要好朋友如期离开,让我松口气,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如果想看《尼泊尔之旅》的全部内容,请关注一步网站的公众号“一步观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