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默默向上游之这双手虽然小

自从大年初六早泳后,直到今天没有再游泳了,期间,在小区慢跑,一边跑一边贪婪地大口大口吸入桂花的清香。

4月7日在省城做了一个“甲状腺切除手术”,至今天说话依然很费力,口很干需要不断喝水才能保证说话的清晰度,呼吸不顺畅,上周起在小区里先是散步继而慢跑。看似木棉的健康状况在走下坡,不是的,别担心、别被吓着,因为这个“甲状腺肿大”已经跟随我很多年,少则8年,在老东家工作时每年的免费健康体检时发现的,当时没有放心上,以为是普通的“亚健康”,但我有做定期的监测(验血、彩超),这几年它长大了许多以致将我的气管也压偏了,不希望继续背着一个定时炸弹生活,所以把心一横和它做个了断。

记得手术那天独自坐在冰冷的手术室(手术室缓冲区)长凳上无人理会(我和自我对话)的景象;也记得进入手术室前(真正做手术的房间)我对带我进手术室的工作人员(一位女士)说:我很害怕,可不可以握着我的手?她二话不说握着我的手直到我躺上手术台;8号那天晚上是“3号床”的病人术前一晚(乳腺恶性肿瘤,我们的病区是“甲状腺乳腺外科”),那晚她丈夫及儿子陪她很晚了,她儿子临离开病房前她失声饮泣,她的儿子不断安慰她,鼓励她,后来,他们回家了(医院规定术前家人不能在病房里陪伴),我走到她的病床前,默默的握着她的手,用我几乎不能发声的声音在她的耳伴对她说:“害怕是正常的,任何人都会害怕,哭没有问题,想哭就哭出来吧”!9号我出院她入手术室,临离开病房前我紧紧拥抱着她,对她说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切会过去的,我给了她一个祝福的红包,上面写了我的电话号码。隔了两天,收到她的短信,说手术成功,术后需要化疗,感谢我在医院时带给她的温暖及对她的鼓励!

“为什么是我”?是我在医院7天听得最多的问话(病人的发问),“不要问为什么”也是我听到最多的回复(医生的回复)!
出院后至今,每每睡到凌晨两三点莫名其妙的醒来,仿似置身陌生环境般的要适应一段时间才想起是在自家,醒后翻来覆去睡不着!应该是吓着了!
生命,很无常,所以,努力活好当下的每一天!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